何伟文:重拾贸发会议精神,回归多边主义

2024年6月18日

港澳赤兔

何伟文,港澳赤兔(CCG)高级研究员,中国国际贸易学会常务理事,前驻旧金山、纽约总领馆经济商务参赞。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日前隆重举行了成立60周年系列纪念活动和全球领袖论坛。纪念联合国贸发会议60周年,需要重拾贸发会议的多边主义精髓和历史经验,大力推动南南合作、南北合作、全球合作,从而为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带来强大动力,为世界带来新的希望。

1964年成立的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是战后世界经济治理、广大发展中国家融入世界贸易体系的一件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大事。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原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纷纷独立,走向独立发展道路。1963年年底1964年年初,周恩来总理访问亚非欧十四国,发出“一个独立自主、繁荣富强的新非洲一定要出现”等响亮声音。那时,广大发展中国家经济基础薄弱,缺乏世界市场和投资来源,需要在联合国框架下成立有广泛代表性的多边组织。在此背景下,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应运而生。它的宗旨是促进国际贸易,特别是促进发展中国家间的贸易和不同经济体制与社会结构的国家间贸易等。

同在1964年,代表广大发展中国家的七十七国集团成立。1968年举行的第二届联合国贸发会议通过了为发展中国家提供普遍关税优惠的普惠制文件,同年为联合国大会所批准。此后关贸总协定及后来的世界贸易组织多轮全球多边贸易谈判,均包含发展中国家的差别待遇和对最不发达国家的优惠待遇原则。

笔者1979年曾被外贸部国际组借调,作为联合国临时雇员参加在马尼拉举行的第五届联合国贸发会议。基本工作是笔译大会文件,因而有机会接触到大会的大部分文件。令笔者印象深刻的是,继1974年第六届特别联大通过建立国际经济新秩序的宣言和行动纲领后,第五届贸发会议提出了一系列具体行动计划,包括改善发展中国家贸易条件、增加对发展中国家技术转让等。

60年过去了,发展中国家即全球南方经济和国际合作获得了巨大发展,其中中国取得的成绩尤其令世界瞩目。近年来中国贡献了世界经济实际增长的大约30%,和全球脱贫人口的70%以上。广大全球南方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也与当年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并在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的发展中起到不可忽视的作用。

联合国贸发会议60年的历史经验,可以归结为三点:第一,以联合国及其宪章原则为核心的多边主义,是广大发展中国家经济贸易持续发展的前提。没有多边合作和多边规则,没有以关贸总协定及后来的世贸组织规则体系为基础的世界自由贸易体制,广大发展中国家不可能取得今天这样的经济发展成绩。第二,日益发展的南南合作是基本保障。广大发展中国家建立各种区域或双边的合作安排,包括东盟、阿盟、非盟、拉美和加勒比国家共同体、欧亚经济联盟、金砖国家合作机制等,不断取得不同成效。第三,健康的全球南北合作和完整的全球供应链,是全球南方可持续发展不可或缺的机制或环境。南南合作不是封闭性,而是开放性,面向全球合作、全球发展的。

今天的世界形势与60年前相比发生了巨大变化:逆全球化潮流抬头,地缘政治阵营分割和地缘经济碎片化态势加剧;单边主义、霸权主义和保护主义抬头,对多边主义、南南合作和南北合作带来重大冲击。

一个突出表现是全球供应链受到扰乱。地缘政治紧张和投资者为规避风险而采取的“近岸”“友岸”化,带来跨境直接投资流向转移,对发展中国家特别是低收入发展中国家非常不利。据联合国贸发会议统计,2013年,发展中国家占世界跨境绿地投资额比重为23%;2022年降至13%。这一下降尤其表现在它们急需的制造业领域。低收入发展中国家占跨境绿地投资的比重,2010年为3%,现在只有1%。

另一个突出表现是全球通胀加剧下,发达国家央行大幅升息,美元汇率走强,严重加剧了广大发展中国家特别是低收入国家本币对美元的下跌,从而加剧了外债负担。同样据贸发会议报告,已有58个发展中国家对外债务率超过GDP 的60%。这不仅给它们带来沉重的债务负担,而且导致它们没有更多财力支持人工智能、新能源等新兴产业发展,与发达国家的差距有进一步拉大的可能。

纪念联合国贸发会议成立60周年,世界各国面临的迫切任务是重拾贸发会议精神,回归多边主义。在以联合国及其宪章原则基础上,坚定地抵制阵营化、碎片化,回归开放、非歧视的全球自由贸易体制,实现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的完整性、开放性。在多边主义的总精神下,积极推动南南合作、南北合作、全球合作。大力促进贸易和跨境投资的自由流通,推动更多投资进入发展中国家;减缓广大发展中国家债务困境,增强发展资源。可以确信,历史潮流不可阻挡,贸发会议必将继续为全球贸易和发展作出重要贡献。

文章选自环球时报,2024年6月18日

关键词 何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