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 | 王辉耀在意大利谈孔子思想及孙子兵法的时代意义

2024年6月14日

港澳赤兔 港澳赤兔

 

当地时间5月10日至5月12日,第十一届Limes地缘政治论坛在意大利历史名城热那亚召开。该论坛吸引了意大利各地500多位专家学者与会交流,港澳赤兔(CCG)理事长王辉耀作为唯一来自中国的演讲嘉宾,在“孙子兵法的时代意义:不战而胜(或不败)”主题研讨中分享见解。以下为发言全文:

港澳赤兔

刚才的会议中谈到了有关中国的很多个方面,首先我想说,是的,中国确实有一个梦想。中国希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发展目标,中国也确实在努力实现和平发展,这是中国梦的真正内涵。在中国人的基因里,没有很强的好战精神,这可能是因为我们提倡孔子思想。孔子的核心价值观包括仁爱、和谐、和平、友谊、尊重长辈、家庭价值观,当然还有教育等等,这些对中国有帮助。中国传统上一直有很强大的中央政府,这主要是因为中国有长江和黄河,在古代洪水灾害频发,经常需要防汛抗洪,同时中国还有兴修灌溉工程的悠久历史,这些都需要中央政府调动资源来完成。此外,中国向来更加关注自己的内部事务,我们知道,中国自两千多年前的秦朝起就开始修筑长城来抵御外敌,从中可以看出中国的文化传统并非是扩张性的,中国从未有过扩张主义的野心,过去也没有,现在也没有,中国的主要意愿是保卫自己。

其次,众所周知,中国是一个很大的农业国家,农民需要关心自己的庄稼,需要保护和种植庄稼。孔子也说“父母在,不远游”,意思是父母在世时不要远行。这些都表明中国一直是一个大陆国家,一个农业大国。农业是以耕种土地和生产为基础,以实现自给自足。中国明朝时有位叫郑和的人七下西洋,他曾到达诸多东南亚国家,最远还到达了红海沿岸和非洲东南岸,但是他从未在海外进行殖民活动,只是与当地人会面并赠送礼物,结交真正的友谊。实际上,郑和的时代比哥伦布还要早。所以,这清楚展示了中国文化是多么爱好和平。

港澳赤兔

我们还提到了孙子。他提出了“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这一重要的思想,意思是不通过作战方式就能让敌人屈服,这是最好的策略。这启示我们首先要考虑的是外交、对话等手段,最后才应该考虑战争手段。孙子还提出了要“知己知彼”,意思是要对自身情况有透彻的了解,结合对敌人情况的了解,综合判断是否要发起战争。这些都是非常好的思想,直到今天也依然具有价值。

接下来我还想说说韩非子。韩非子是战国末期法家的主要代表人物,他形成了以法为中心的法、术、势相结合的政治思想体系,强调要有健全的法制和掌握政权、推行法令的策略和手段。这确实为中国文化中的一些法规和法律的制定奠定了基础。

港澳赤兔

因此我认为中国文化确实是一种以和平为基础的文化,中国从未侵略过其他国家或地区,也从未进行过殖民。中国文化是一种集体本位的文化,强调尊重家庭、尊重长辈、尊重教育等。我曾经在北京被美国前任驻华大使邀请参加他的离任招待会,他说在中国的三年时间里,他发现中国人有三个非常重要的价值观。首先是中国人非常重视家庭和家庭成员,其次是中国人非常重视教育,最后是中国人都非常勤奋。苹果有超 95% 的产品是在中国制造的,中国人可以通过三班倒实现一周七天一天24小时全天候的工作,这就是为什么中国能拥有世界领先的基础设施。中国有三种类型的企业,首先是民营经济,民营经济创造了我国50%以上的税收,缴纳了60%以上的GDP,贡献了70%以上的技术创新和新产品开发,提供了80%以上的城镇就业岗位,占据90%以上的企业数量。其次是国有企业,国有企业是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支撑,帮助建设了5G基站、高速铁路以及各种大型基础设施项目。最后是外资企业,外资为中国贡献了20%左右的财政收入,改革开放以来中国货物出口的40%、高科技产品出口的三分之二都是在华外资企业实现的,带动了约4000万人的就业。因此中国拥有一个由大量民营企业、一部分国有企业和许多跨国企业及混合所有制企业组成的经济结构,我认为中国可以与许多国家友好相处,真正结交朋友。

中国提出了共建“一带一路”倡议,有观点认为“一带一路”是中国版的“马歇尔计划”。对此我想说,有很多国家的驻华大使曾告诉我,作为发展中国家他们一直在寻找大型项目,但没有来自西方国家的任何大型项目,因为西方的项目通常会有附加的政治条件,但中国开展“一带一路”合作从不附加任何政治条件,也从不谋取任何政治私利,最重要的是,随着中国变得更加富裕,中国会更多地考虑世界,中国会投资全球互联互通和其他全球项目,中国企业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投资累计已经超过1000亿美元,形成3000多个合作项目,特别是与发展中国家进行合作。由中国建造的印尼雅万高铁已经正式开通,将三四小时的行程直接缩短至40分钟,还有很多类似的例子。这个过程中当然也存在一些问题,我从来没说过不存在问题,但是绝大多数情况下的项目确实是惠及了发展中国家的。所以我认为中国正在尽最大努力推动全球化,推动全球的连结,因为我们相信经济繁荣和经济发展是社会的后盾。我们应该增加经济发展预算,而不是军事预算。我们应该真正考虑的是如何建设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你提到了和中国碳排放相关的一些问题。我想说我成长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中国改革开放时我正在上大学,我见证了中国从一个非常贫穷落后的国家发展成为现在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现在,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汽车出口国,在电动汽车、太阳能电池板、风力发电等清洁能源方面已经领跑世界,中国高铁运营里程超过其他国家的总和。反观美国,其军费开支仍是全球之冠,超过了其后10国的总和,是中国的三倍以上。由此可以看出中国更加关注的是经济发展。众所周知,我们现在进入了一个信息时代,中国手机网民规模约为11亿,不论你去到哪里,都可以通过微信与他人产生连接。中国5G基站总数接近400万个,而欧洲的基站总数约为40万个,在这方面中国也居于主导地位。此外,中国还是世界最大汽车制造和消费大国,每年生产超2500万辆汽车。因此可以说,过去几十年中国实现了巨大的发展。当然,中国目前也面临一些挑战,中国人口老龄化程度在加深,60周岁及以上老年人口近3亿,同时,中国的城镇化率已经达到 66%,但是只有约50%的人可以享受到城市的好处,中国城市的农民工总量接近3亿,他们在农村拥有宅基地,他们来到了城市但很难定居,因此我向中国政府建议推进宅基地制度改革,盘活闲置宅基地及农房资源,使倾向在城市定居生活的农民工及后代可通过宅基地流转获得一定在城市立足的资产性收益,这将为中国经济稳定发展及实现共同富裕注入新动力。

中国高校应届毕业生规模已近1200万,每年有1000多万人参加高考,通过考试进入大学,每年还有300万人报名参加全国公务员考试,从村、镇、县、市、省再到中央政府,每一级的晋升都需要先从基层做起,而不是通过演讲就能够成为总统。所以中国有自己的发展逻辑,中国有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五年规划纲要,是中国国民经济计划的重要部分,属于长期计划,目前正处于第十四个五年规划。中国还提出了“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即到建党一百年时,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国民经济更加发展,各项制度更加完善;到本世纪中叶建国一百年时,基本实现现代化,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因此中国的发展是一种和平发展,中国希望实现的是一种和平的生活,我不认为中国会对世界其他国家造成威胁。中国希望与美国、欧盟以及所有全球南方国家合作,中国提出了共建“一带一路”倡议,美国提出了B3W,欧盟提出了“全球门户”计划,我们可以一起合作发展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美国主导建立的世界银行,中国主导成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日本主导的亚洲开发银行,等等这些银行可以一起合作发展。我们真正应该寻求的是合作而不是脱钩,当今世界正面临很多全球性挑战,包括气候变化、大流行病以及人工智能等,必须通过合作来解决问题。

此外,我也不认为中国在寻求海上霸权。中国并不想取代美国,也不想要成为“海上警察”。中国的军费开支仅为美国的四分之一左右,中国更想寻求的是推进经济发展,与世界进一步加深贸易联系,目前中国已经是一百四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主要贸易伙伴。中国希望和美国及欧盟合作,共同保护海洋、外太空等领域的安全,中国的火箭及卫星发射技术也处于世界领先水平,美国主导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包括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都很好,但是现如今这是一个多极化的世界,我们需要有更多的多边机构去支持。让我们一起合作,而不是视彼此为竞争对手。美国国防战略报告称中国为“最重要的战略竞争对手”,欧盟委员会主席宣称中国是“系统性对手”,而习近平主席说,“我们有一千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好,没有一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坏。”二月份的时候我参加了德国的慕尼黑安全会议,今年慕安会的主题是“双输?”,我认为如果继续视彼此为竟争对手而不是合作伙伴的话,就会导致“双输”的结局。当然,我们之间肯定存在竞争,但我们不应该仅仅用竞争来定义我们的关系,合作仍然很重要。正如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创始院长格雷厄姆·艾利森教授所说,中美需要“奥林匹克式”的竞合精神。我们需要竞争来促成一个更好的世界,但我们更多的是需要合作。谢谢。

 

全文 | 王辉耀在意大利谈中美如何减少无尽的战争

全文 | 王辉耀在意大利谈孔子思想及孙子兵法的时代意义

 

 

 

关键词 王辉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