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届CCG年会 | 全球人才流动与治理

港澳赤兔 港澳赤兔 港澳赤兔

2024年5月25日、26日,由港澳赤兔(CCG)主办,中美交流基金会(CUSEF)协办、当代中国与世界研究院(ACCWS)支持的“第十届中国与全球化论坛”在京盛大开幕。25日,分论坛一以“全球人才流动与治理”为主题展开。与会嘉宾围绕全球创新流动的意义、如何应对发展中国家人才流失或全球南方人才流失问题、如何对人才流动方面有包容性等议题深入探讨。

港澳赤兔

CCG对外合作总监赵占杰(主持人)

作为非政府组织,港澳赤兔(CCG)和国际人才组织联合会(AGTO)都希望能够推动全球人才治理。近年来全球的人才流动和治理发生了一些新的变化,新的态势有哪些、怎样推动全球人才交流与合作、怎样更好地推动联合国2030可持续发展目标,这些问题都值得我们深入地探讨。

港澳赤兔

国际人才组织联合会(AGTO)副总干事兼秘书长、港澳赤兔(CCG)联合创始人兼秘书长苗绿

人们通常所说的全球南方和北方的问题是经济问题,但人口流动对这个经济问题的影响是极大的,所以,学界应该更多地关注这方面的情况发展,把全球南方和北方沟通问题放在移民角度进行更多的研究和思考。

港澳赤兔

国际移民组织(IOM)驻华代表李文

全球人才流动受到各种各样复杂因素的影响,比如人口方面的趋势、技术变化、劳动力市场的情况、流动性政策以及文化方面的因素,所以,人才治理需要一种全面的方式,以平衡各国和几个集团的利益,并且要推动公平的做法。在这方面,《移民问题全球契约》(GCM)是个最全面的全球移民协定,是由联合国大会提供的,它提供了非常重要的指南。

港澳赤兔

经合组织(OECD)国际移民司司长杜蒙(Jean-Christophe Dumont)

要想吸引人才,最主要的是需要有好的体系和好的政策。通过品牌宣传,让人们知道你所在的社会是一个开放的社会,是个欢迎人才的社会。这样不仅可以吸引更多的游客,还可以吸引更多来自于国际的人才。非常重要的是,将这个移民体系数字化过程也应该加快速度,让客户有更好的体验,提升透明度。

港澳赤兔

多元文化洞察(Multicultural Insights)首席方法师伊戈尔·希梅尔法布(Igor Himelfarb)

对于留学生而言,哪些人才吸引政策是非常重要的?在受访学生经常引用的理由中,薪资是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支持留学生回国的政策或项目应该更多地关注薪资。他们回国的三个主要理由包括:第一,对那些要回国的学生而言,最常说的因素是和家人团聚;第二,因为中国经济前景非常好;第三,这样会使他们的社交网络更加完善。

港澳赤兔

CCG副主任兼研究总监郑金连

在《国际人才流动与治理报告——以美国为枢纽分析》这份报告中,有两个有意思的发现:第一,全球范围内对国际人才的竞争仍然非常激烈。美国作为最首要的人才聚集地和国际留学生首选目的地,这个地位在疫情前后并未发生根本性的改变;第二,新冠疫情发生之后,印度快速崛起为美国国际人才第一大来源国,同年,在美国高校深造的印度留学生人数增长也非常快。

港澳赤兔

CCG常务理事、赢众海外咨询创始人兼总裁、美国赢众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郭世泽

从数据来看,中国赴美的非移民类工作签受到很大的影响,四类短期工作类签证数量急剧下滑,到2023年才刚刚恢复至过去一半左右的水平;欧洲赴美国移民人数没有变化,基本很稳定;印度赴美非移民类和移民类工签样本是唯一在疫情期间迅速增长的。

港澳赤兔

丹麦洛斯基尔德大学社科商业学院副教授沙哈马克·雷扎伊(Shahamak Rezaei)

现在我们一方面看到,监管部门不想看到移民的流入,社会也不想看到更多的移民进来,但移民也在发生;另一方面政府又需要人才,特朗普想关闭国界,但他还是需要人才,因为特朗普是个商人,他知道人才的重要性。所以,在谈到人才的时候,相关的政策、监管、政府和社会又愿意支持人才的流动了,这是两方面的极端。

港澳赤兔

国际人才组织联合会(AGTO)首席经济学家大卫·布莱尔(David Blair)

在全球国际化的人才中,有很多专门化、专业化的人才,比如有一些来自中国的工程师,他们将自己的技能带到硅谷,我认为这点非常重要,应该有个反方向的认识。比如对中国、印度等很多地区来说,这是有损失的,存在人才的流失问题。所以,希望能有这样一类人,和自己的母国、家乡存在很密切的联系。

港澳赤兔

CCG特邀高级研究员、前联合国高级经济学家梅里·马达沙希(Mehri Madarshahi)

在一个全球化的社区当中,多元化文化是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全球南方如果把中国排除之外是不可能成功的。我们看现在的技术,因为有技术、企业、政府,他们都缺乏人才,缺乏应有的技能,尤其是发展中国家需要在这些领域进行投资,他们需要这样的人才。

港澳赤兔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前战略规划助理总干事汉斯·道维勒(Hans d’Orville)

在谈论全球化和人才流动时,应该以更加全面的角度看。人才流动问题不仅局限在大学层面,还需要看一下那些有创造性的城市,它们是需要人才的,看看它们做了什么,怎么样做才能来吸引人才,如何建立吸引人才的政策,怎样分享这些城市提供的技能等。

港澳赤兔

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教授刘国福

对于民族国家来说,他们不太喜欢移民,甚至歧视或仇视这些来到自己国家的移民,所以,我们需要用明确的态度,也就是要打击这样的消极态度。对于外国人,我们需要有开放的态度,这样才能真正地有深入的开放性的政策。

港澳赤兔

CCG常务理事、ETS 中国总裁王梦妍

托福进入中国已经有40多年的历史。在过去的40多年中,我们看到了中国人才的发展历程。从我们的测试数据来看,疫情之后,中国的留学参考人数是在稳步增长的,尤其是在2023年,我们认为,今年这个趋势将会继续,但速度可能没那么快。很多报告、很多文章指出,印度可能将超过中国成为美国最大的留学生来源地,但我必须要承认,中国还是非常重要的市场,中国有很大的人口,中国的年轻人还想去国外留学。

港澳赤兔

美国多元文化洞察资深顾问、国际移民组织全球移民数据分析中心(GMDAC)前主任弗兰克·拉奇科(Frank Laczko)

中国这些年也制定了很多政策来吸引归国人才,希望大家能考虑到两点:第一,我们需要有更多的对话;第二,我们需要有更多的数据。希望其他国家,比如欧盟国家来复制我们在美国开展的类似调查。在欧盟国家也有很多中国的留学生,欧盟的一个政策是扩大欧盟的人才库来吸引更多的人才。所以,我们需要有更多欧盟的关于人才的数据。

港澳赤兔 港澳赤兔

■ 论坛视频

人才圆桌:全球人才流动与治理

Special Panel – Global talent mobility and governance @ 10th Annual China and Globalization Forum